您当前的位置:第一时间彩立方平台下载网 > 房产资讯 > 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利好深港合作 多项促进要素流动政策酝酿出台

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利好深港合作 多项促进要素流动政策酝酿出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时间:2019-08-21 08:00

特约撰稿朱丽娜香港报道

编者按

深圳,因改革开放而生,因改革开放而兴,因改革开放而强。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细看《意见》内容可以发现,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处处围绕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做文章。

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是深圳发展前行的重要机遇,而深圳的探索现行,更是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的重大利好。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这将为深港合作带来新的机遇。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8月20日表示,在粤港澳大湾区九个城市中,香港和深圳关系最紧密,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如果深圳有利好措施,对深港关系会有利好和积极作用,有助两地优势互补。”

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方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意见的很多建议政策,其实是与整个大湾区、与香港的规划战略相配合的。”

林郑月娥坦言,目前香港经济面临下行风险,今年上半年的数字仍未反映出问题的严重性。她表示,香港社会出现很大的冲突,特区政府会继续提升香港的竞争力,运用资源帮助中小企业和市民。

深港合作更上一层楼

《意见》明确指出,深圳先行示范区有利于更好实施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

中央政法委微信公众号“长安剑”发文评述深圳又一次先行一步的意义。“长安剑”表示,中国沿海,自北向南,处处是“湾区”,唯有粤港澳大湾区与众不同。因为在这里,比“湾区”更重要的,是“粤港澳”。这个区域在一国两制、祖国统一和港澳长期繁荣稳定的历史使命中承担特定的角色,这是粤港澳大湾区和其他城市群最重要的区别。

‘当前,香港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挑战和机遇并存,风险和希望同在。一个繁荣的深圳,一个繁荣的粤港澳大湾区,将提供庞大的消费市场、雄厚的产业基础和众多的就业机会、升学机会,与港澳深度融合,解决港澳尤其是香港当前的社会矛盾。”“长安剑”指出。

方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意见的很多建议政策,其实是与整个大湾区、与香港的规划战略相配合的。相比世界其他主要湾区,以及内地其他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最大的分别在于一个湾区内有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三个货币体系、三个司法制度,这种体制框架下最大的挑战在于跨境要素流动和规则对接。”

为此,《意见》表示,进一步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不断提升对港澳开放水平。加快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建设,探索协同开发模式,创新科技管理机制,促进人员、资金、技术和信息等要素高效便捷流动。

深圳市政协副主席、深圳市知识产权局原局长徐友军表示,要素流动成本比较高是深港科创聚落生物蝶变的最大障碍,要在一国之本的前提下,善用两制之力,就必须实现规则衔接,将深港优势结合起来,方能建成国际一流科创聚落。他指出,实现规则衔接,要区分不同情况,分别实现规则的贯通、接通、变通。

徐友军认为,对于营商环境等香港领先、能够复制的部分,深圳可以采用“拿来主义”。在接通方面,对于一时难以直接复制的规则,可以在大幅借鉴的基础上,加快制定与之接轨的制度规则体系,香港在知识产权立法领域、在专业服务领域都有优势。在变通方面,对于香港自由贸易港、独立关税区难以直接复制或接通的规则,要学习借鉴其先进理念和做法,尽量向其靠近。

在方舟看来,深圳作为衔接一国两制最前沿的区域,国家这次赋予它一个重任就是,在一些要素的跨境流动和规则对接上,通过率先开放或率先突破的办法,解决一国两制下的衔接问题,从而为港澳创造更大的腹地,“同时也为深圳扩大对外开放,提升管理水平。”

以创新及科技为例,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深港两地正积极推动发展落马洲河套地区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预计2021年或之前完成首幅可供港深创科园公司作上盖发展的土地。

位于落马洲河套区的港深创新及科技园与深圳接壤,不仅提供更多空间扩展香港的创科生态圈,园区企业亦可借助深圳的供应链和生产实力以及人力资源,进入内地市场。早在2017年,香港科技园公司成立全资子公司港深创新及科技园有限公司,全面统筹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的上盖建设、管理、维护和营运等工作。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具有十分独特的地理优势,实行普通法,资金可以自由进出,税制简单,如果可以结合深圳的优势,深港两地可以打造成为与纽约、伦敦媲美的超级金融中心。”香港中文大学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常务所长庄太量表示。

针对继续深化深港金融合作,《意见》指出,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香港金管局副总裁余伟文今年6月中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举办的“2019大湾区经济与发展论坛”上透露,目前正在和内地有关部门落实便利跨境理财的措施,让理财服务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变得更便利化。

政策突破酝酿之中

“在大湾区规划纲要中,涉及跨境要素流动的主要使用 ‘探索’、 ‘研究’等表述,这次意见已经明显更加细化了,包括金融、科技创新等,政策的指向更清晰,路径更清楚。”方舟表示。他透露,目前很多相关政策正在酝酿之中,接近成熟的阶段。

注重民生也是此次《意见》的一大亮点。《意见》明确表示,扩大优质医疗卫生资源供给,鼓励社会力量发展高水平医疗机构,为港资澳资医疗机构发展提供便利。探索建立与国际接轨的医学人才培养、医院评审认证标准体系,放宽境外医师到内地执业限制,先行先试国际前沿医疗技术。

“在资金要求上,港资企业进入内地开办医院,首先要有物业,即第一步需要购买或者租赁物业,但因外汇管制,资金进出有一定的限制,如果选择购买物业还需要指定用途。同时外地资金要入境,必须先要有办医许可证明;但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是买不了物业,拿不到办医许可证的。这就造成了鸡生蛋和蛋生鸡一般的矛盾。”希玛眼科医疗控股创始人林顺潮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

2013年3月20日,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深圳福田区正式成立,希玛眼科是首家通过CEPA进入内地市场的港资医院。

在林顺潮看来,香港医疗行业具有核心竞争力,将香港医疗辐射到内地,“当时我们在全国各地都考察过,最后选择在一水之隔的深圳,这里具有先天的地理优势,作为中国内地首个特区,深圳在很多政策方面都比较开放,先行先试。”

作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林顺潮曾提交报告,建议在大湾区某些特定区域内设立药物名册互认机制,让香港已注册的药物可直接在该区域内CEPA框架下的港资内地医院使用,并建立药物使用档案记录,防止优惠政策被滥用。他指出,某些国际通用的药物尚未在内地注册,而重新注册的周期可能需要三年,时间过长。

“在引进人才方面,香港医生在内地只能注册一家医院或门诊部,每年需重新注册一次并且不支持多点执业;其次出入境通关时间等局限及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香港医生到内地行医的意愿。”林顺潮坦言。

事实上,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在深港医疗合作的示范已经取得了喜人的成果。作为深圳市政府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港大深圳医院同时也是深港合作的实践,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向本报记者表示,在推动内地医院改革方面,港大深圳医院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比如率先取消了门诊输液、推出打包收费等。

同时,鼓励港资医疗机构北上,亦有助于缓解香港公营医疗体系面对的沉重压力。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港大深圳医院接诊的香港居民超过11.3万人次,门诊及住院的人次均逐年增加。香港长者医疗券-港大深圳医院计划共有1.5万人次受惠。

据本报记者了解,香港医院管理局由2011年3月开始与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合作推行试验计划,把香港居民的病历由深圳的定点医院转介至香港的定点医院。这项计划提供了预早知会和沟通的机制,让在深圳定点医院住院、情况稳定并自愿参与计划的香港居民,可以把病历转介至香港的定点公立医院,方便他们回港继续就医及两地医护人员联系和跟进个案。

本文由本站作者上传并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查询彩立方平台下载